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 >  读书品味 > 名家访谈 正文
 
假面山庄:东野圭吾的自信之作 | 星期天文学
http://www.lfcmw.com  发布时间: 2018-01-08 09:15

 

"不许动,所有人都给我放老实点!明白吗,一步都不许动!"

阿仁来回挥着手枪,惊声叫嚷着走进房间。其实不用他喊"不许动",每个人都一动不动地呆立着。高之一时间无法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,只是茫然地盯着插在雪绘后背的刀。

"雪绘,啊,雪绘……怎么会发生这种事……啊……"木户跪倒在床前,使劲揪着头发。

阿仁朝他的腰踹了过去。"吵死了,给我安静点!"

木户呻吟着倒下。

阿仁喘着粗气,一面用枪威胁人质,一面留神着脚下靠近床边。大个子阿田瞪大了眼睛,贴在墙上。

雪绘趴在床上,半张脸埋在枕头里,面朝另一侧,高之等人看不到她的脸。阿仁的脸颊微微抽搐着,探头去看雪绘的脸。他的喉头动了一下,像是吞了一大口口水。

"喂!"阿仁用几乎破音的声音喊木户,"没记错的话,你是医生吧。"

木户抬起呆滞的脸。

"你过来,看看她还有没有救。"

在阿仁的命令下,木户摇摇晃晃地站起身,走到床边,牵起雪绘的手,但还没把脉,就皱着脸哭起来。

"啊,真是太过分了!雪绘怎么会遇上这种事?"

"少哭哭啼啼的,快想办法!你不是医生嘛,尸体早就见惯不怪了。"

挨了一顿臭骂,木户抽抽搭搭地把起雪绘的脉,然后用身旁的台灯照了照她的瞳孔。

"怎么样,还有救吗?"阿仁问。

木户只是失魂落魄地站着,望着雪绘。

"喂!"阿仁又喊了一声。这时,木户突然像野兽般吼叫着冲向阿仁。

"哇,你搞什么,想干吗?"

阿仁被木户猛然擒住,大叫起来。阿田一把揪住木户的脖颈,用力往墙上撞。木户几乎贴着墙壁倒下来,瘫在地上,又回过头看向阿仁。

"是你!是你杀了雪绘,对吧!"

"什么,你胡说八道什么?"

阿仁照着木户又是两三脚,木户终于安静下来,可还是不住地抽泣着。

木户的举动令高之如梦初醒。这是真的,雪绘被人杀死了,再也不会醒来。

"到底是谁干的?"阿仁将枪指向高之他们,"是谁杀了这个女人?老实交代!"

人质们互相打量彼此,这说明他们都认同凶手就在自己人当中。的确,从目前的状况来看,不可能是别人闯进来犯案。

"雪绘真的……真的死了吗?"最先开口的是伸彦。

木户像个坏了的人偶般点点头。

"啊,怎么会这样……"厚子倒向丈夫怀中,"如果没有邀请雪绘过来,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……我要怎么向一正他们……怎么向他们交代啊……"

"吵死了!我正心烦,别大哭大闹的,现在不是哭的时候。"

阿仁说完,高之向前跨了一步,瞪着这个小个子男人,质问道:"是不是你干的?"

阿仁的脸上闪过一丝胆怯。"不是我。"

"不是你又会是谁!难道不是你半夜偷偷溜进她的房间,想要侵犯她?"

"我才不会做这种事。"

"少装蒜!"

高之想扑上去揍小个子男人,但身后有人抢先一把架住了他。是利明。

"别乱来!不要忘了,对方手里有枪。"

"放开我!"

"冷静一点,是不是这家伙干的,查一查就知道了。"

"可……"高之挣扎了几下,但利明的力气出奇地大,而且他说的也不无道理。等弄清楚真相,再揍那家伙也不迟。"好,那就把他的所作所为都揭露出来。"高之说。

大概是从高之的声音中听出他已经恢复理智,利明松开了手。高之紧咬牙根,使劲握住拳头,指甲几乎嵌入掌心。

"你是不是搞错了。"阿仁用憎恶的目光看着高之,"就算我想睡她,可为什么要杀她?因为她反抗吗?她要是反抗,扇她几个巴掌就行了。因为她大声嚷嚷吗?她嚷嚷我会怕?即便被你们听到,我也无所谓。"

"也许被我们听到你无所谓,但如果声音传到外面可不妙吧?警察说不定就在外面巡逻。你原本想要吓唬她,让她闭嘴,结果失手杀了她,这也是有可能的。"伸彦说。从声音可以听出,他在极力克制激愤的心情。

"喂,喂,你是认真的吗?"

"当然是认真的。从这个状况来看,除了你们俩,还有谁会杀害无辜的雪绘?"

大概是不满"你们俩"这个说法,阿田声色俱厉地说:"我可什么都没干!"

"我也什么都没干,凶手在你们这些人当中。"

"我们当中,没人会干出杀人这种勾当。"

"虽然你这样说,但实际已经有人被杀了。我发誓,不是我干的。"

"不可能!"

"你要这样想,我也没办法。但在这里争来争去也无济于事,所有人先出去-喂,你在干什么?"见阿川桂子猫着腰探头往床底下看,阿仁大吼了一声。

"有东西掉在这里。"她说。

阿仁绕到对面,捡起了一样东西。像是一本白色封面的书。"是日记本。"他说,"像是在写日记的时候被杀的。"

"还是仔细看一看为好,说不定日记里写了凶手的名字。"阿川桂子说出了自己的设想,真不愧是作家。

"不用你说,我也会好好读的。好了,赶快出去。"

在阿仁的催促下,众人走出房间。一直蹲在地上的木户也终于站了起来。看他的样子,高之觉得他似乎真的很爱雪绘。

众人一出来,阿田就关上了房门。锁是半自动的,只要按下房内门把手上的按钮,关上门,门就锁上了。但由于刚才的冲撞,锁已经坏了。

七名人质和两个劫匪在客厅里相对而坐。高之等人背对着阳台坐在沙发上,阿仁和阿田坐在棋桌旁。

"拜托了,老实交代吧。"阿仁依次检视着大家的脸,"是谁干的?总而言之,凶手就在你们当中,想瞒我可没门。"

"开什么玩笑!"木户把脸埋在双臂中间,说,"明明是你们干的。"

"跟我无关。"大概是对自己也被算在怀疑对象内很不高兴,阿田气愤地说,"我可一直在睡觉。"

"啊啊,我知道。"阿仁对阿田说,"你在睡觉,还是在这种关键时刻。我通宵看守,你却在一旁鼾声大作。都是托你的福,事情糟得不能再糟了。"

"跟我无关。"阿田执拗地重复道,"我在睡觉。"

阿仁也许是不想继续抱怨,不再反驳,只是挠了挠头。

"厚子,你一晚上都没睡吗?"伸彦问妻子。

厚子不置可否地点点头。"不记得有好好睡过,但感觉时不时地犯瞌睡。"

"这反而说明你睡着了。"利明说,"所以极有可能是某人在你睡着的时候起了色心,偷偷摸摸进了早就盯上的女人的房间。"

"喂,玩笑不要乱开。"阿仁脸色一变,逼近利明,"我们也是赌上性命在干这事,这种时候,即便想女人,也忍得住。"

"这种话我们会相信吗?"木户扬起挂满泪水的脸,"你昨天还不是想把雪绘带到房间里去?虽然当时停手了,但你不是说还有的是机会吗?不要说你忘了。"

"我没忘,但情况不同。你们要搞清楚,昨晚是我一个人看守,如果在办事的时候被谁发现,偷偷报警,那我岂不是完蛋了。你们以为我会干这种蠢事吗?"

"你们的话,靠得住就见鬼了。"木户再次耷拉下脑袋。

阿仁夸张地叹了口气。"喂,你们忘了一个关键因素。你们应该和那个女人一样,都把房门锁上了,这样我怎么可能进得去?"

"肯定是你威胁她。"

"怎么威胁?你不开门我就杀了你?这么一说,那个女人只会更加害怕得不敢开门,还会大呼小叫,最后不是应该把你们都吵起来吗?"

"那是……"木户无言以对,因为不得不承认,对方的说法很合理。高之也陷入了思考。雪绘不可能不锁门。那凶手是怎么进入房间的呢?

"要我说,进她房间的只可能是亲近的人。亲近的人叫她开门,她才会信任对方打开门。也就是说,可疑的是你们。"

"你说什么?别胡说!"伸彦厉声喝道。

"胡说?我可不这么认为。你冷静下来想想看。"阿仁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,"不,你们心里其实很清楚,这种情况下,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溜进她的房间。虽然这位太太当时一直犯瞌睡,但也不可能完全没有察觉。如果我是凶手,还有很多难以解释的矛盾。你们明明知道,却还是想方设法地逃避现实,装作怀疑我们,因为怀疑我们可以保全你们之间的关系。但装傻充愣也得有个限度。"他顿了顿,继续道,"看来你们很怕把心里想的说出口,那我就代你们说吧。虽然你们人人都挂着一副好人的面孔,但其中有一个人戴着面具。杀死那个女人的凶手,就在你们当中。"

稿源凤凰网 编辑:闫默  
更多精彩尽在廊坊传媒网(www.lfcmw.com
新闻热线:0316-2033937
传稿邮箱:lfcmw2011@163.com
广告热线:0316-2028067


 >> 新闻排行榜
 >> 即时新闻